扎堆做“定制护肤品” 生活美容院寻找新增长点

 美容服务     |      2021-11-19 19:39

  医美第三方平台出现,医美项目逐渐普及化;生活美容仪产品层出不穷,在家美容成为趋势下,生活美容亟须找到生存之道。近日,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多家美容院发现,多家美容院推出“定制护肤品”,现场可根据个人肤质单独制作护肤品。业内人士认为,医美项目的普及以及家用美容仪的兴起让生活美容院面临着一定的压力,推出定制护肤品在一定程度上是美容仪迎合消费者需求、扩大市场份额的举措。不过,现场配制安全性是否能够得到保障将是美容院需要考虑并重视的问题。

  定制护肤品正在成为美容院吸引客户的产品。在朝阳区三里屯余妆美容院,工作人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店内主打“一人一方”私人定制护肤品,消费者可以在店里通过仪器进行肌肤测试分析,了解个人肌肤属性后,通过搭配各种护肤成分原料,现场操作调配出一份适合消费者肤质的功效护肤品。

  同样,在汲度补水美容院,店内操作台上摆放着标有“神经酰胺”“视黄醇”等护肤品原料标签的瓶子,经过肌肤检测后,工作人员便可在操作台上进行原料调配,让消费者拥有一款“个人定制”的护肤品。

  根据美容院工作人员的说法,与市面上销售的品牌护肤品相比,定制护肤品制作流程简洁、生产快速。唯美国际知春路店的店员表示,定制护肤品不需等待工厂生产,在店内经过皮肤检测后可随时现场制作。SANKIN量肤定制店内人员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在了解消费者的皮肤信息后,消费者后续再次购买时也可以直接微信下单,不需到店即可制作。

  据了解,美容院推出的定制护肤品可以结合店内美容项目使用,也可以买回家作为日常护肤,价格在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如mtm labo的“焕采活肌”,门店价为1550元、团购价930元;汲度补水的“鸡尾酒分层补水”,门店价为975元、团购价775元。

  集体做定制护肤品的背后是近年来生活美容院生意越来越难做。《2020中国生活美容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生活美容服务行业的市场规模约为6373亿元,预计2025年将达到8375亿元。美容行业市场规模虽然不断壮大,但2020年美容美体关店率高达20.3%。

  美团研究院数据显示,从2018年到2020年,美容院消费呈现乏力趋势。近年来专业医美项目蓬勃发展,传统美容院渠道开发利用率低,使得老客户加速流失、新客户看不到吸引力,许多生活美容院不得不采取措施进行调整转型。

  业内人士认为,双赢彩票在上述情况下,美容院推出定制护肤品不仅在传统模式上增加新的营收渠道,还可以增强用户黏性。“定制模式消费除了客观上满足消费者的护肤需求,还可以满足消费者对私人高端和专属性的情感需求,因此被许多美容院选择成为吸引消费者的差异化亮点项目。”业内人士说。

  资深品牌营销专家张兵武表示,美容院的产品往往可以结合服务进行销售,服务部分可以计入产品定价,这是美容院经营产品的特征。经营化妆品既促进了美容项目销售,也为美容院提供了新的盈利方式。

  余妆创始人李伟此前向媒体表示,私人定制护肤品是化妆品“C2M”模式的尝试,通过一线美容门店的触角,可以更直观地了解到不同消费者对产品不同的需求。公开数据显示,余妆的定制护肤体系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进驻150多家门店;SANKIN量肤定制的经销门店到2020年已有500家。

  快消新零售专家鲍跃忠认为,针对消费者的个性需求做定制化的产品,也是今后快消品的一种发展方向,但关键在于生产与销售方面的监管和控制。

  关于定制化妆品,目前我国尚未有明确定义,美容院推出的定制护肤质量保障成为公众关注的重点。

  据了解,与日化品牌的产品生产过程不同,美容院现场制作的护肤品省去了商家研发、打样、测试、报备等传统生产步骤,这虽然使得产品制作时间短,但也带来了生产安全上的种种问题。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一些美容院现场制作定制化妆品时,只在店铺内工作台上调配制作,虽然操作人员戴着手套,但调制过程中原料却暴露在空气中,没有无菌生产环境。产品标签上只有美容院名字、功效等,没有相关生产批号以及产品标识。

  《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第三十八条规定,化妆品经营者不得自行配制化妆品。第四十二条规定,美容美发机构、宾馆等在经营中使用化妆品或者为消费者提供化妆品的,应当履行本条例规定的化妆品经营者义务。这意味着,美容院不论销售普通日化品还是定制护肤品,都需按照《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进行经营管理,如不得销售存在安全隐患的化妆品、无证擅自分装等,更不可以自行配制生产。

  “目前来说,在化妆品行业纯粹完全针对用户本身的肤质来定制的产品,恐怕不现实。”张兵武表示,所有的化妆品生产必须经过工厂的检验合格,并进行备案,备案过程中产品的配方、功效都需经过严格的审核和验证。“如果是现场根据肤质去做个人的定制产品,从法规的角度来说涉嫌违法。”

  对于定制护肤品如何保证生产安全性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咨询了余妆创始人李伟,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记者郭秀娟 张函)